昨天有機會到中央大學師資中心演講,講一講兩個小時的時間變成了一節快速的課程。

想講的實在太多了,昨天只能就從單一觀點「教育者對學生」切入,當然要探討桌遊在教育的應用,還有很多層面是需要去顧及的。

剛好投影片也做了,就趁這個機會也將兩個小時內容稍微整理成文章吧。

投影片1.JPG

 

在我們推廣遊戲至今,名詞的定義一直都是困擾我們許多次的,使用「遊戲」一詞就容易讓許多人看輕他在教學上的應用。

現在我們討論素養、討論孩子面對未來的能力,這些能力卻不是靠一張考卷就可以檢測出來的,卻是可以透過遊戲中的互動觀察得到,唯這樣的觀察能力和概念並非大家都有,是我們一直認為非常可惜的部分。

投影片6.JPG

在遊戲過程中,你可以看見孩子在團體中是屬於怎樣類型,領導者、觀察者或是跟隨者?甚至當孩子在進行遊戲的討論時,更可以試著聆聽孩子們討論了些什麼,用怎樣的邏輯思維當作基準?

這些說起來抽象,其實只要回想一下自己遊戲時做了什麼舉動?別人又做了什麼舉動,都是可以當作參考的依據哦!

要說到遊戲,也不用想著很複雜說遊戲只有小孩在玩,像撲克牌遊戲就可以觀察到很多東西。

投影片10.JPG

只要去文具店逛一圈,任何你覺得可能可以變成遊戲的東西,都拿來摸一摸、玩一玩,就可以試著去發現更多以前沒有看見的亮點哦!

另外想要和大家談一談的是,當我們在玩遊戲、設計遊戲時,有沒有想過,是遊戲中怎樣的「設定」讓你開始思考?

除了發現遊戲過程中大家的互動與表現之外,另外很重要的關鍵就是,遊戲的過程中是否有構成「策略性思考」?

這邊要提醒的是,並非所有遊戲我們都要求策略性思考,但是當你的遊戲想要放到課堂上,除了刺激的反應和派對遊戲之外(不可否認這也重要),也應該要想著遊戲中有沒有真的達到讓玩家「思考」的舉動?

思考了多少?又思考了什麼?

投影片15.JPG

我這邊舉的例子是大富翁,不可否認其實我個人超愛大富翁,每一種版本、每一代甚至是不同遊戲公司做的大富翁遊戲,我幾乎都玩過而且玩到全破。

不過大富翁適不適合成為一套教型遊戲呢?

不妨試著思考一下,遊戲過程中,你用到了怎樣的思考決策?你用了怎樣的能力再進行遊戲?

骰骰子、走路、決定是否購買土地或房子、決定抵押那些權狀?一夕翻盤的機會很低,這也是我認為的無腦遊戲,基本上只要你人品夠好,要贏得遊戲不難,這是一個花很多時間消費人品的遊戲,但是其中的博弈機制也是讓人會一玩再玩或覺得刺激的地方(你永遠會覺得自己下一次會骰到好點數)

電腦版加上股票和道具卡之後,多加了一點思考上的選擇和變數,也多了一點一夕翻盤的機會,降低了完全變數、增加了策略的搭配應用,遊戲稍稍開始變得有一點思考,這樣的型態是相對趨於比較理想的教型遊戲。有不會帶負擔的思考、並且思考的策略有其目的。

最後一個就是很多人(連同我一開始也是)會做的,將題目會是學科上的東西直接套用到某個機制,安安各位大大,這個就是考試了。

我們很常設計了一個遊戲,覺得很不錯,卻可能沒發現根本只是套用了某個根本已存在的機制而不自知,這時就來做個簡單的檢查吧。

投影片17.JPG

這個遊戲,可以獨立存在,讓玩家自己遊戲並且每次都玩出不同結果嗎?

延續上面舉的三個例子來說,大富翁畢竟就是一個博弈遊戲,所以每次玩出來結果都不同,不需要有人一直更換地圖上的字眼。

可若今天我們設計的遊戲是要達成某些外加限制(如答對題目)才可以獲得獎勵(如才可以買地),那那個外加限制(題目)就不是玩家在自行遊玩時可以獨立存在的。

那這樣就不是一款理想的教型遊戲,嚴格來說可以是「教具」,但不會是「遊戲」。

 

繼續閱讀:遊戲撞出教育新觀點(下)

文/林佳瑩

■文章經作者同意刊載,版權所有請勿任意轉載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學次方教育設計

學次方教育設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